首页 / 爱心故事

十二生肖

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24日 阅读次数: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十二生肖

张叶利

雨过天晴,清新的空气从花园带着花香透过纱窗,香满整个教室。

“这个是什么呀?”阿姨指着挂在墙上老鼠的画像问峰峰。峰峰半张着嘴“阿,阿”这个脑瘫的孩子,能从床上站起来,歪歪的迈步,是阿姨们付出心血与汗水的结果。只要用爱心付出的努力,就会有奇迹。“像不像老鼠?”阿姨微笑提示,“阿…鼠”“子鼠”“子…子…鼠”“峰峰棒不棒?”阿姨左手伸出大拇指,右手把一张笑脸贴贴在峰峰的小凳上。“谢…谢,阿阿姨”峰峰高兴的差点摔倒,眼疾手快的阿姨抓住小家伙的胳膊,慢慢帮他坐好。

看峰峰得到小笑脸贴奖励,云龙站起来,歪歪扭扭走到阿姨跟前,手指着“寅虎”“嗯…嗯”“你也要读是吗”阿姨摸摸他的脸蛋,“嗯…嗯”云龙不停点头,两只小眼斜斜看着虎的画像。“跟我念,虎—”“嗯嗯呼”云龙是先天性唐氏综合症儿童,被遗弃后送到这儿来,他的病情比其它唐氏综合症的孩子重了些,叫他时只会点头,说话不利索。一个洗手动作,阿姨教他好多次,过几天他又忘了,阿姨还是认真教。“虎——”阿姨拉长了音,“阿呼”相近的音出来了,己经不错了,阿姨也奖励他一个笑脸。云龙带着自豪歪歪扭扭坐回凳子上。

“月…月,过来认”好像没听见阿姨的话,月月依旧在圆圆的课桌上转着,看看这个,瞅瞅那个。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,再几个月就要上幼儿园了,在这儿上课,他过早地暴露出在学校的表现。这个全身充满幸福的小白脸,刚来时,一动不动躺在小床上,初步诊断是脑瘫。望着这个可怜的小白脸,阿姨们下定决心要让他站起来。从此没黑没白,加班加点给他做康复,按摩、电疗、水疗,能让他站起来的康复手段,都按计划进行着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8个月时,小家伙已然能扶着小床站立起来,大家欣喜若狂,有了希望。在阿姨精心照料下,他跟正常孩子一样活蹦乱跳。月月刚会说话,嘴就特甜,左一个爸爸,又一个妈妈,叫得叔叔阿姨,抱起他就亲。“妈妈,我要那个”月月指着小笑脸,“月月乖,到前面来,跟妈妈读,会了,给你奖励,好吗?”来不及擦脸上的汗珠,阿姨脸上堆了笑。月月走到前面,胖乎乎的手指着十二生肖画,等阿姨读。”“兔”“吐”小家伙的吐沫喷到阿姨脸上,“兔子的兔”“吐!”读完还不忘做个鬼脸。“月月真棒,慢点读,”“兔—”月月从喉咙慢慢读出来,“卯兔”阿姨立刻教他,“卯兔”月月终于会了,“月月好棒!奖个笑脸,孩子们鼓掌!”“好,好,”小手在乱拍。

“妈妈,妈妈”顺着峰峰指的方向,阿姨看到花花跑到卫生间门前,站那儿动,阿姨跑过去。“花花,要尿尿?”她点点头,“妈妈,想想妈妈怎么教你啦?”“先脱裤子”阿姨看花花把裤子脱下,“对了,坐在座便器上”“真棒!””尿完了没?”“嗯”“然后拿纸,”“对了,擦屁屁”“提上裤子,回身摁这个”阿姨指着座便器的按钮,哗…“花花好棒,以后会了。”花花点头,小家伙表达不清,只知道点头。阿姨知道,孩子们上卫生间,己经不知教了多少次,但还是有的孩子不会,还得继续教,特教的孩子应该学的慢,他们总会学会的!阿姨直起身来,擦擦汗水。

“哇,妈妈,她打我!”阿姨领着花花还没回到坐位,围着教桌的孩子们乱做一团。月月哭着脸,手指着丹丹,大声叫着妈妈。“怎么啦,月月?”丹丹低头坐在那儿,这个唐氏综合症的孩子,在这儿是老大,身子比月月他们高出好几头。当她看到月月得了笑脸,趁阿姨不在,就去抢,月月着急喊妈妈求救。“丹丹还给月月,一会你也读,读对了,也有,好吗?”丹丹不情愿地把小笑脸还给月月,“月月乖”月月坐了回去。

“下面该轮到谁了?”阿姨的嗓子干的己经沙哑。从上班到现在,阿姨不歇地教,不断夸奖孩子,不停调解,一口水也没喝。嗓子开始有点疼,但也顾不得,这些孩子太需要教育,他们每学一个动作,每念一个字,都那么难,为了他们能掌握基本的生活要领,需要付出千倍百倍的努力!

“阿…阿”漂亮的文文,挪着步走了过来。文文是个坚强的孩子,先天性耳聋,双腿不会走路。从二三岁开始,阿姨每天陪她做几百个蹲下起立,疼了,累了,小家伙就哭,阿姨也跟着掉泪,可不训练,怎么能走路?终于当她能挪步时,阿姨笑,文文也笑了。阿姨带着鼓励的眼光引导着文文走到前面,手指着画像,张开沙哑的嗓子,开始教。

温暖的阳光照得花园家族成员浑身舒畅,花儿张开耳朵,倾听窗里传出来的“子鼠 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龙、巳蛇、午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鸡、戌狗、亥猪”那声音沙哑,那读声甜甜,像人们最爱吃的砂糖,又甜又清,一直甜到心里,甜到孩子们的未来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